大众艺术网
搜索

从竞技探讨书法的“好与不好”

发布于:2019-03-19 13:37   来源:中国文化报

真草千字文 局部 宋拓关中本 唐 智永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
大数学家陈省身曾在一次访谈中表示:如果让他和中学生一起考奥数,是考不过这些孩子的。他认为数学竞赛题目都不是好的题目,因为在两三个钟头里能做出来的技巧性题目,不可能有很深的含义。因为它离研究一个好的数学问题还差得很远。陈省身还谈到纳什,认为纳什的数学很好,但始终爱做难题,想做难题出名,最后做得一塌糊涂。

“数学没有诺贝尔奖是一件幸事。”陈省身如此说,理由也很简单,他认为这样使数学家自由、快乐。

书法与数学似乎相距很远,但相同之处是都有竞赛。竞赛是很吸引人的,不须在意其中意义的大小,就像纳什,大半生都在解难题,试图又一次刷新纪录。数学家如果获大奖就不是一般的数学家了——通常是如此题解。书法家当然也可以这么理解——声名是从竞赛中来的,如果没有竞赛,书法世界会多么乏味。陈省身所认识的数学有好与不好两种——好的数学是有开创性的,有发展前途的。好的数学可以不断深入,有深远意义,能够影响许多学科。而不好的数学就是那些仅限于把他人工作推演一番的研究。数学使外人有深奥晦涩之感,尤其好文艺者大都在数学前一筹莫展。但陈省身说的是一个可以通用的道理——一门学科,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实践做得很好,很有品质。但也会有某些人做得很不好,没有前景——尽管都可称为数学家,都有声名,但境界相距太远了。

书法也有如陈省身说的好与不好的分野。好是从长久性来认识的,可以一直研究下去,空间越来越广大,内涵越来越丰富,审美价值越来越高。而不好则是算计于一时一事一利,舍远取近,舍大取小,舍雅取俗,舍本取末,借书法之名而抹涂,笔下尽皆江湖恶俗之气。这就形成两极了,尽管会写毛笔书的人都称书法家,真要考量则有天壤之别。书法艺术自身没有问题,是人自身的问题。譬如帖学者每言必称学习二王,这本是一个很好的方向,很有审美价值的矿藏,可以造就出好的书法家,但最终没有,因为学的是伪二王书,是时风中的所谓二王,俗写媚写,越写越糟。更有一些人虽勤于书写,也风雅规范,但一直没有具备成为一位好的书法家的条件,因为不知道如何成为好的书法家,缺乏这方面品质的储备,因此到了终了,只能称为一个熟练的写手。


整理编辑:苏花

本文标签:

上一篇:让历史说话 让文物“活”起来...

下一篇:中小学美术教育增质“应有道”...

版权声明:内容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,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读者请有甄别的使用;如内容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发布30日内与【大众艺术报网】在线客服联系。

返回登录